夙念

蟹蟹点开主页鸭!(〃'▽'〃)
点开是简介可以了解一下↓┗(•ω•;)┛

▼这里夙念!文笔并不过关但在努力修炼:)
▼主混凹凸,其他好多好多好多好多好多圈子偶尔也会逛逛ヾ(•ω•`。)
▼超喜欢吃安利!尤其是好看的番和好听的歌!欢迎安利鸭( • ̀ω•́ )✧
▼bl, gl, bgの各种cp都不挑der!๛ก(ー̀ωー́ก)
▼今年初三佛系码字(,,•́ . •̀,,)
▼最喜欢的cp是雷安&安雷!!(๑•̀ω•́๑)
▼非常谢谢将简介读完了!(*/ω\*)

【雷安】童话

雷安·沙雕短篇系列1

※灵感来自知/乎《如何以公主吻醒了恶魔为开头或结尾写一篇故事》 邢洛可

※ooc属于我的,没有文笔

※三皇子雷×恶魔安”

※有雷点,慎入

※全文4k+

一、

      恶魔从长久的沉睡中醒来了。

      他缓缓睁开了眼睛。

      因为长久的沉睡,眼前仍是模糊一片。

      他单手撑起身子,从棺材里坐了起来,揉了揉眼睛。

      眼前的情景逐渐明了起来。

       一个带着头巾的黑发少年正翘着二郎腿坐在一旁的石头上。

      “醒了?”那少年转过头来瞥了他一眼,语气平淡。

      一双紫色的眼眸映入恶魔的眼帘。

      真美啊。

      恶魔如是想到。

      那双眼睛,让他想起了千年前欣赏过的极光。

     “嗯。”

     “贵姓?”

    “安。”

    “叫啥?”

    “迷修。”

     那少年扯了扯嘴角,似是不打算多说些什么了。

     气氛一下子冷了下来。

     安迷修揉了揉头发,忍不住主动搭上话。

     “请问您的名字?……”

    “雷狮。”

    “雷狮先生,请问您可以带着在下一起走么?”

 

      雷狮转头看着安迷修,目光停留在安迷修随风飘扬的呆毛上。

      半晌,露出了一个笑容。

     “不可以。你自个儿玩去吧。”

     “可是……可是是您吻醒在下的啊。”

二、

      凹凸大陆流传着这样一个传说。

      在凹凸森林的深处,有着沉睡着的英俊的王子们,只需要其他国家的公主或者王子的轻轻一吻,便能收获美满的爱情。

      雷狮从小到大,身边的人都是这样说的

    “三皇子殿下以后一定要吻XX国的XXX啊。”

    

    “三皇子殿下这么英俊!一定也要吻最英俊的!”

     ……

      年幼的雷狮抱着他的海盗船,冲着王室里的亲戚笑了笑

      众人都停下来带着期待的目光等着雷狮说“当然,谢谢大家的意见”一类的话。

      雷狮挑了挑眉,

     “吻你大爷。”

      随后扬长而去。

三、

     “你能别跟着我了么?你没点事情去做么?”雷狮猛然停下了步子,脸上带着一丝不耐烦。

    

      身后一直跟着的人,哦不,恶魔险些撞在他的背上。

     “可是在下的确没有事情做啊。”

     安迷修一脸委屈,瞪着碧绿色的双眸。

     “在下原本被封印着在沉睡,您把我吻醒了,我也没有其他事情可以做啊。”

      雷狮盯着安迷修的脸,没话说了。

    “随便你吧。”

       转身继续往前走。

       安迷修赶紧追上去。

      歪了歪头,生怕对方准备抛下自己,开始扳着手指头清点自己的优点了。

     “诶诶,在下虽然是个力量薄弱的恶魔,不过抵挡这恶魔之森里的怪物什么的还是可以的啦。在下信奉的骑士道,在线发誓会好好保护您的。我跟在你身边,你就不必担心被……”

       话没说完。

      “砰--”

 

       一只和安迷修人…恶魔一般大小的魔兽被狠狠地砸在了树上,滑落下来。

       当场躺尸。

       罪魁祸首,雷狮,面不改色地,踩过那尸体,扛着他的锤子继续往前走。

      安迷修看看天看看地,咽了咽口水。

      还是不要多说话,就跟着吧。

三、

       快要成年的雷狮被父王叫了过去。

     “儿啊,你也不小了。待你成年之后,就去凹凸森林寻找一个伴侣吧。”

     “像隔壁XX国的XX王子就不错,若我们两国联姻,军事实力也会巩固很多。”

     “我们国家太弱了啊。”

      说罢,老国王递给雷狮一张地图。

      地图上标注着各个国家王子沉睡之处。

      三十几个五角星的标志,在偌大的地图上显得格外渺小,却又十分突兀。

      那些大国的王子们都过着这样的生活:

      醒着的时候天天衣食无忧,酒池肉林。

       想要寻找爱情了就躺到那森林之中,等着被亲就可以了。

       啧,真是荒谬。

      雷狮毫不留情地在心中鄙夷了一番。

      于是雷狮在自家老父亲震惊的目光下,将地图扔在地上,毫不留情地踩在脚底下,拧了几下。

       一把扯下昂贵的西服外套,露出里的一件白色卫衣。又狠狠地把领结抓了下来,一并扔在地上。

      “你干什么!?”

       老国王大惊失色。

       雷狮回头看了一眼这将自己当做商品养大的父亲,露出一个和善的笑容。

     “老子不陪你玩了,再见。”

       前来拦截的士兵被他一顿好打,整个城堡鸡飞狗跳,回荡着“拦住三皇子殿下”的喊声。

       他飞奔出城堡,骑上马,一路快马加鞭来到了港口。

       一艘船已是等在那里。

      雷狮快步登上甲板。

 

      “大哥。”

       一名穿着绿衣的少年向着雷狮点了点头,算是问好。

      “老大来啦!那我们快快快快出发吧!我迫不及待要杀人了!!”猛然从船上蹿出一个黄发的高个少年来,嚷嚷道。

      “啊呀啊呀狗狗乖,冷静点啦~”他的身后一名白发男子带着微笑拉住他,随后才将目光投在雷狮身上。

     “老大好啊。”

     “嗯。”

       谈吐之间,那名绿衣少年已是做好了出航的准备。

       雷狮摆摆手,眉目间满是自信与狂妄。

 

     “出航。”

四、

       安迷修跟着雷狮回到了雷狮海盗团,一上船就吓了一大跳。

      一名白发少年笑眯眯地向着雷狮迎上来

      一名黄发的比他高许多的少年看到他露出的眼神……像是看到了肉类食物。

      然后又见一名绿衣少年匆匆从舱内出来,恭恭敬敬地道了一声大哥,随后目光复杂地看了过来。

      “老大老大!这是下酒菜?”

       黄发少年冲到安迷修旁边,兴奋地叫道。

       ???……

      “一只在里面碰到的小恶魔,缠着我不放,带着吧。”

       雷狮又转过来面对着安迷修,指着三人。

     “卡米尔,佩利,帕洛斯。”

      安迷修委屈jpg.

    “什么叫在下缠着您不放?分明是您将在下从封印中吻醒的!”

    “您不能吻了恶魔不负责任!”

     一语惊人。

     其余三人呆住了。

     雷狮的脸黑了。

    “傻逼骑士你给老子闭嘴。”

     安迷修的手腕被用力抓住了。

     安迷修被扔进了一个卧室。

      门被拍上了。

     看着眼前的一片黑暗,安迷修陷入了沉思。

五、

       出航之后,雷狮海盗团一路上到处截到船便一顿打劫,也是在海上混出了点名声。

      在连续几个星期的航程之后,雷狮海盗团到达了这凹凸世界号称最偏远的地方--恶魔之森。

     “分头。”

       帕洛斯和卡米尔应了一声,皆是摩拳擦掌地走向了森林。

     “大哥慢走。”

      卡米尔回了船舱。

      雷狮一路边打魔兽边寻找着被封印的恶魔。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雷狮从小就有一个想法。

       既然吻王子能唤醒王子,那么吻恶魔呢?

       雷狮仅用了一会就看到了一处放着的朴素的棺材。

       走过去低头一看。

     “哟,这恶魔还挺好看。”

      雷狮嘀咕了一句,弯腰低头。

      一贴,一碰,一波。

      成了。

      然后安迷修醒了。

六、

     “你说说看你呆在这你可以做点什么?”

      雷狮脸色和蔼,坐在一把椅子上。

     “在下可以为各位做饭,打扫,打怪。”

      安迷修一脸真诚。

     “……你一个恶魔就会这些?也不做做你们恶魔该做的事情?杀人放火啊。强抢民女啊。这些不都是常说的恶魔应该做的嘛?”

       雷狮无语。

    “在下身为骑士,不能这样做。”

     安迷修一脸正色。

      最后,铃角号上还是多了一个棕发的呆毛常年戳起的恶魔。

     “安迷修,这里脏了。”

     “安迷修,有垃圾。”

    “安迷修,我要吃烤串。”

    “安迷修,多放点孜然。”

    “安迷修,给我买啤酒去。”

    “安迷修,……”

 

    “停停停!”

      安迷修忍无可忍,瞪着坐在软沙发上的雷狮。

    “怎么了?不是你说要留下来做这些的么?”

       雷狮带着一如既往有些欠揍的笑容,安迷修差点当场违背骑士道揍了上去。

      最后安迷修只是咬牙切齿地挤出两个字。

    “恶党!”

      从此铃角号上天天硝烟弥漫。

     然鹅就是在这硝烟之中,两人的关系微妙的好了 起来。

     卡米尔却表示,在他的眼里,总是发现安迷修在打扫的时候自家大哥笑嘻嘻看着他,大哥在吃安迷修做的饭的时候,安迷修一脸妻子做饭给丈夫吃的幸福笑容。

      因为卡米尔童鞋的直言不讳,被他家大哥禁止了1星期的小蛋糕。

      从此卡米尔只是看破不说破。

七、

      雷狮海盗团的旅途被中止了。

      几国联军攻到了雷王国首都不远处,没有和任何国家联姻过的雷王国孤立无援,老国王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尽力守护着疆土,眼看着就要被攻占下。

     “啧,真是废物。”

      雷狮冷哼一声。

      但再怎么说也是他们的故乡,雷狮带着三人,悄悄潜回了雷王国。

      而安迷修,已是被他在中途迷晕了扔在一个海上补给站里。

      此时的王国显得破旧不堪,人心惶惶。

       四人换上了盔甲,拿着武器,混入了一支被派出去的军队。

       这一战,敌军怎么也没有料到对方实力会突然提升。

       雷狮在卡米尔的配合之下,一人大杀四方,而帕洛斯和佩利的打法就显得杂乱无章,对方一时便乱了阵脚。

       雷狮带着他招牌的狂妄的笑容,盔甲上撒满了血迹,提着对方将军的头颅,回来了。

       敌军狼狈撤退。

       老国王喜极而泣,赶紧安排最好的部队跟着雷狮海盗团一起出战。

       但即使是这样,雷王国仍然因国小人力物力都比不上敌国,在短暂的占据优势之后,还是节节败退。

       很快,兵临城下。

       三人在先前的战斗里都受了伤,不大但也不算小。

       雷狮效仿先前丢掉安迷修的方法,将三人迷晕,扔在了铃角号上。

       刚想准备回到岸上,还是回头留下了一张纸条。

       雷狮的字龙飞凤舞,和他那玩世不恭的性格一样。

       [继续去做海盗吧。卡米尔记得照顾好自己少吃点甜食。还有如果碰到安迷修这个傻逼骑士也照顾好他。]

       目送着铃角号出了港口,雷狮回了军队。

      傍晚,战斗的号角响起。

 

      这一战,果不其然,惨败。

      雷狮负了重伤,盔甲破碎了好几处,浑身到处是血迹,也不知是别人的还是他自己的,脸上还被划了一道口子,冒着血珠。

      他被架到对方的首领面前。

     下巴被抬起。

      雷狮毫不躲避地直视着对方的目光,嘴角还是带着那抹笑容。

     “雷王国的三皇子殿下果然和传闻中一样狂而又美丽。居然连现在还可以露出这样的眼神。”

       对方感叹一声,随后语气又骤降。

      “本王子当初去躺着的时候就觉得你会来吻我,结果呢,我醒来发现吻醒我的居然不是你,你还跑了。”

     “我就想着,如果打下雷王国你不就是我的了么,你看,现在成功了。”

      对方脸上带着得意的笑容,语气刻意放得很慢。

   “还有什么想说的么?我未来的王妃?”

   “王妃你大爷。鶸。”

八、

       突然乌云密布,颇有遮天蔽日的架势,狂风大作刮得军营里不少东西都是被吹飞。

      而月亮从乌云缝隙中投下的光,竟诡异得发红。

    
     “那是……那是……!”不少士兵注意到了城墙上的一个黑影,而那个黑影背后长着硕大的两对翅膀!

     那黑影飞了下来,掀起一阵尘土,尘土消散,一红一绿的眼眸在黑暗中显得格外渗人。

     “大魔王安迷修!!!!!”一干人吓得魂飞魄散,跌跌撞撞地就想逃跑。

      安迷修的嘴角扬起一个弧度,可眼神中的杀气却愈发浓重

     “想跑?”

      平日里温柔待人的安迷修此时像一台杀人机器,所过之处,无人生还。

      鲜血的味道充斥着硕大的军营。

    “你……你……”那名王子吓得腿都哆嗦了,眼睁睁地盯着安迷修一步一步逼近。

       一阵妖火在那王子身上猛地腾起,烧的他惨叫连连。

     “放心吧,在下对这种法术的掌控很好的,也就烧个48小时,你就能‘解脱’了。”

      安迷修冷冷地瞥了一眼满地打滚的人,便对他置之不理了。

      安迷修收回了翅膀,闭上眼,再次睁开时,双眸都是平日里无害的碧绿色。

     单膝跪在雷狮面前,一手放在胸口

    “恶党,在下说过会保护你的。”

     不料下一秒确是被拉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嘴被狠狠地吻住。

     直到安迷修快喘不过气来,雷狮才松开了他,满意地看着安迷修发红的耳尖。

     紫色的眼眸中只映着骑士的身影。

    “现在皇子吻了恶魔,恶魔必须要嫁给皇子了。”

END

后记:

卡米尔&佩利&帕洛斯醒来之后: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嘛

卡米尔赶紧调转船舵回了港口,三人刚准备上岸。

雷狮抱着安迷修出现了,安迷修红着脸双手环着雷狮的脖子。

雷狮:他以后是你们大嫂了,还有以后自己的房间自己扫,自己的饭自己做。

佩利:哈?老大你没开玩笑吧,还有为什么不让安迷修自己走路?

安迷修脸变得更红了。

雷狮面无表情地没有理佩利。

卡米尔&帕洛斯:(内心了然)……





-------

(இдஇ`)第一次写文笔超差多多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