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念

●欢迎!这里夙念☞是一个理科生妹子(划重点,∵理科生,∴文笔并不好但正在努力练习!)●凹凸/全职/魔道/工作细胞/超炮/宝石/天官/夏目/……(省略n个)都超爱●杂食☞bl, gl, bgの各种cp都不挑der●初三更新贼慢的说,抱歉QAQ●感谢遇见!!!!!!!!!

【雷安】忘爱 3

º原作向(大概吧)
ºooc预警
º文笔很迷
【手机版不会插链接……点主页看前篇吧……】

3.
     “……啊,那我们把这位骑士先生请上来吧。”司仪明显愣了几秒,额上冒出冷汗来,从未出现过这种情况,但他经验也算是老道了,赶紧笑着打了圆场,“看来这位骑士先生与三皇子殿下很有缘啊…”话没说完,一道并不善意的眼神从身旁划来,司仪赶紧闭上了嘴,微笑着看着台下的人们。

     那位原本轮到第一个上台自我介绍的骑士,脸色很是难看,五颜六色的像是打翻了调色盘,但因还在殿上不好发作,悻悻地退了回去,回头瞪着安迷修的方向。

     安迷修在一头雾水之中,伴着身旁种种或嫉妒或厌恶或好奇的眼神走到了大殿正前方。

    “请自我介绍一下吧。”司仪在看清他的模样之后微笑着冲他点点头,可眼中明显闪过一丝不屑,安迷修尽收眼底。
 
     而雷狮只是一直站在一旁一言不发地盯着安迷修,盯得安迷修浑身发毛。

     我到底哪里惹着这位三皇子殿下了??

     安迷修一脸懵逼jpg.

    “恩…在下名叫安迷修,从小跟随师傅修行而后成长为一位骑士,很荣幸今天被选上。”

      台下诸多从专业的骑士训练基地出来的骑士们的脸色更加的丰富多彩,满眼不敢置信又带着几分厌恶地看着殿前一本正经地在自我介绍的安迷修。

       他们居然被一个野小子给比下去了!

      “抗议!以往骑士选拔明明都是在各位都自我介绍之后,进行比拼后再让殿下们挑选的,凭什么我们这次连机会都没有?”一位胆子略大的骑士直接喊了出来。有了先例,其他人也是没了顾虑,不满地抱怨了起来“就是就是!”“这位安骑士不会是走了后门吧!”“我觉得也是!不然为什么……”“严重要求按以往的规则来!”…………

      安迷修脸色白了白,“后门”“关系户”“不要脸”这般的字眼不断地钻入他的耳中,张了张嘴想要辩解些什么,却不知说什么好,似乎说什么好都会被驳成是狡辩。

---

      殿内骚动一片,坐在王座上的雷王星的王只是皱了皱眉,并没说什么。可雷王星太子却是不悦地咬牙,轻声对他道:“父王!雷……三弟这样太放肆了!都不拿规矩放在眼里!是不是应该……”

      “不必,我相信雷狮能处理好。静看即可。”王冷声打断了太子的话,连眼神都没有多给一个给太子,目光紧紧锁在雷狮的身上。

       太子神色不悦地退了回去,坐在王座下方的一侧,眼神憎恨地盯着自家弟弟的背影。

---

      感受到自己身后的两道目光,雷狮只是挑挑眉,脸上带着一如既往不羁的笑容。
大哥和父亲的态度一向如此,他早已习以为常了。

     “既然诸位对我的决定有什么意见,不妨上来挑战我一下。”
     “毕竟骑士是来保护我的,若实力比我差怎说得过去。”
     “不如各位挑一个你们之中实力最强的,若输了,那么我便可随意挑选,如何?”

      略懒散的男声,说话时也没有刻意去施加威压,可殿内吵吵嚷嚷的人们却是纷纷一愣,安静了下来。

      安迷修也是愣住了,转头想打量雷狮,没料又对上了视线。略慌张地挪回视线,心里却忿忿不平。

      这个三皇子的眼神真的令人不舒服,像是看猎物一般,而且还要挑战那些专业基地出来的骑士先生们,他们的实力又不是假的!狂妄自大!不自量力!

      安迷修默默在心中翻了一个白眼。

      又是刚才那位率先出头的骑士,憋红了脸喊道:“打就打!但请三皇子殿下换一身衣服吧,不然打输了说是因为西服的原因也不怎么好。”

      说话还带嘲讽的!众人皆是表示佩服这位仁兄的勇气可嘉,对方可是雷王星皇族的人,他们再这么大胆也不敢如此说话。

     “当然。”雷狮也不客气,抬步便从侧门出了殿。

      待雷狮又回到殿中,所有人又皆是一愣,太子又是忍不住直直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脸色黝黑地走到王的面前,“父王您看!三弟穿成这样像什么样!简直是丢皇族的脸!”

     王脸色也是变了变,但也没应太子的话,目光锁在雷狮身上。
    
      雷狮上身身着一件白色外套,拉链也未完全拉严实,可以看到里面所穿的黑色紧身衣,勾勒出他身体的线条,而下身也是一条黑色的紧身裤,紧紧贴着腿部,显得竟有几分诱/////////惑。
    
       这模样哪能说是三皇子,说是牛郎都有人信!还是那种招牌的牛郎!

       太子气的咬牙切齿,恨不得把雷狮揪过来就揍上几拳,无奈父王并未对他做什么回应,悻悻地又退了回去。

       众多骑士已是挑选好了他们之中实力算是最强的一位,毕竟他们平日在基地之中也有相互切磋,互相的实力大抵是有个概念的,要选出一位武力最强的不是什么问题。

       殿中央众人已是默契的空了一大片出来,供他们切磋,贵族们都是离开了座位,站在殿最旁侧,生怕被波及到,却又是好奇地探头看着。

       安迷修站在殿前也算是无事可做,便环顾四周。
       咦?
      是错觉么?
      殿侧门口原本站着一个矮小的身影,抱着雷狮原本穿着的衣服,却在对上他的眼眸的一刹那,消失在了那个地方。
      那是一双蓝色的眸子。
      纯净的像是大海一般。

     “我叫克林洛,请多指教。”思绪被大殿正中央的声音拉回去,安迷修转头继续盯着那方地方。

       他明显比雷狮高大上不少,年龄估摸有20岁左右了,脸上写满了岁月的痕迹,也怪不得是众人之中最强的了。而且他为了显示自己的自信,将铠甲也脱了下来,同雷狮一样,也是身着便服。

      雷狮勾起嘴角,似是在好笑对方的自信,接过一侍卫递上来的他平时使用的宝剑,“请多指教。”

      下一秒,猛然提剑向对方刺了过去,对方也反应不慢,挥剑蓄力挡下了这一剑,“乒”的一声清脆的响声回荡在殿内,克林洛一个强壮的成年男子,也是被对方巨大的力气振得向后滑了半步,背上冒出冷汗来。

      这个三皇子,力气好大!

      雷狮懒洋洋的神情也慢慢收了回来,的确他有自信干///////趴这一帮骑士,但他还没有到可以动动手指就能随意做到的那个境界。

      他忽收剑撤力,俯身躲过对方刺来的箭,曲起手臂,手肘猛地向对方腹部击去,对方明显也是见过这般招数,在分秒之中猛然也收剑,向后弯腰,欲既躲过雷狮这一力道极大的肘击而又能拉开距离,雷狮看清对方动作势头时便明了对方想要做什么,嘴角勾起一抹笑容,手上的攻击已是来不及收回,那便不做多余的动作,不过--他迅速出腿,快得扫出了残影,而就是这快得都叫人看不清的一招,却精准地勾在了对方脚踝之上,对方猛然失了重力,向后直直倒去,“咚”得一声倒在地上,雷狮赶紧瞄准机会,一脚极其狠辣地踩在对方持剑的手腕上,“!--”克林洛面部直接扭曲了起来,吃痛,却没叫出声来,剑却脱手飞了出去,在地上旋了几圈便不动了。

      整个过招,30秒都不到。

      方才还叫嚣着的骑士们张大了嘴,瞪大了眼,像是被人割了声带,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这是你们之中最强的?也太弱了吧。”雷狮收回踩在对方手腕上的脚,极其有分度地拍拍衣服,玩味地扫视了一圈周围的人。

     “不、不公平!三皇子殿下除了最开始的一击都是野路数!平日我们训练中都是一板一眼的正规路数,这不公平!”一人咬咬牙,喊道。

     “野路数?正规路数?”雷狮转身看向喊话的那人,故作出一副惊讶的神色,“难不成诸位将来保护我时遇到的敌人全是正规路数?那还真是巧!”语气平平淡淡的,却分明含有嘲讽的意思。

      众骑士憋红了脸,被堵得哑口无言。

      雷狮缓缓走回到司仪身侧,连衣服都懒得去换回那套一板一眼的西服。

     “既然没有什么疑问了,那仪式继续吧。”

-------------
    暑假结束前诈尸emmm
    这章就很迷,想给美丽安安弄戏份但emmm……
    故事进度慢的吓人……按这个更新速度我可以写十年……
    开学我就初三了忙的要死……手机还会被没收emm
    拿到手机就更新//////
    

【雷安】忘爱 1+2

º第一次发文,求轻喷quq
º原作向(大概吧)
º估摸是个中长篇,是连载
ºooc预警

1.

    安迷修正在经历他13年骑士生涯以来最大的困难。

    今年是雷王星三皇子12周岁的一年,按照星际中大部分皇族一直以来的习俗,会为有皇室血统的成员添置一名贴身骑士,负责保护她/他的安全。作为一名骑士,能一辈子衷心为一名皇室成员效劳,是一件极为荣幸的事。

    于是,他在雷王星三皇子生日前一天,跟着他师傅来到了雷王星,虽然刚到的时候,守卫见他们破破烂烂的不像骑士的模样,于是在大门口消耗了不少时间,但最后还是成功的进去了。

    这还不是最尴尬的。

    而是在刚才,他的师傅告诉他让他先独自去往雷王星皇室为前来竞选的骑士们准备的寝室后,他信誓旦旦地答应了下来。
然后--

    他现在就在这硕大而又似迷宫一般的城堡内迷了路。

    万恶的资本主义啊!

    在经过非常非常长时间的寻找之后,安迷修忍不住在心中腹诽了一句。

    要让安迷修说自己是路痴,还真不是。平日里他与师傅外出在山里各处练习,下山去集市采购物品,甚至是有事跑远一些去办事,从未迷过路。

    可这城堡就偏偏跟他有仇似的,每个分叉口都是一模一样的景致--前面左边右边都是一条走道,走道两旁的墙上挂着看似十分古朴的精雕过的油灯,墙上有几扇镶着金边的门。

    每一个角落,每一个细节都做的那么华丽,以至于安迷修并不认为这些房间应该是为他准备的,于是安迷修继续坚持寻找着“朴素”的房间。

    又是几个七弯八拐,终是在一个走道尽头发觉了一扇黑色的门,门上有两把刀的图案,门也没有精雕细琢过的门框。

    应该就是这了!

    安迷修在心中开心地喊到,感到真是一把辛酸 泪。抬脚,步伐轻快地走过去。

    然后他便发觉这里只有一扇门。

    不会是多人一起共用的休息室吧?今晚可是要过夜的!雷王星皇族不会这么抠吧……

    手握上门把,手心有些出汗。
    喉结滚动了一下,咽了咽口水。
    深呼吸,呼气。

    没事的,大不了进去就看到已有一群人躺在那里罢了,也就将就一晚上罢了……!

    安迷修不断地为自己做心里安慰,随后转动门把,推门。

     门内的景象令他惊呆了。
     并没有想象的一排人,也没有想象中扑鼻而来的汗臭味,更没有想象中朴素的房间。
房内空无一人,还散发着好闻的香味——不是花香,而是有些醇厚的香味,像是酒香。而房内的陈设更是华丽的夸张——中间摆放的一张大床,估摸着有安迷修那张小床5,6倍,床边的衣柜门半开着,使得安迷修能够看见里面的衣物,都是做工精美的衣裳,一看便知是贵族所穿,而安迷修对面,便是一个落地窗,窗户大开着,深紫色的窗帘被风吹起。

    “啪。”看到此情此景,安迷修径直将门关上,松了一口气,嘴角不由自主地上扬,“果然不是这里,那继续找吧。”嘟囔着,欢快地转身离开了此处——却没注意到就在他关上门的那时,从落地窗蹿进的一个黑色身影。

-------

    雷狮盯着刚刚关上的门,脸色冷了冷,几个大跨步走到门口,一把拉开了门——但门外什么人也没有,只有刚才因他开门用力过大而刮起的风回应他。

    溜得真快。

    不屑地冷哼一声,随后俯身看了看门把手--上面没有任何痕迹。不过--空气中飘着淡淡的薄荷香味,应该是方才来人留下的。

    将这味道暗暗记在心中,转身,关门,不带任何的犹豫,抬脚走到了书桌前,扯下斗篷的帽子,拉开抽屉——里面的文件丝毫没有少,也没有被人拿起过的样子。

    那他为了什么而来?

    皱眉,甚是不解,左右环顾了一番,也未发觉房内被动过的模样。

    又过了几分钟,从口袋中摸出一个通讯器来——
    “卡米尔,查一下,族内,尤其是太子那家伙的手下,身上带薄荷味清香的人。”

-------

    安迷修最终是被师傅找到的,然后被训了一顿,然后便被带到了那些方才被他认为不是为他们准备的房间门口。

     脸上稚嫩还未完全褪去的安迷修瞪大了双眼,碧绿的眸子中写满了不敢相信。

    “这是给我们准备的房间??!!”

    师傅什么也没说,叹了口气,揉了揉安迷修的脑袋。

    抵达雷王星第一天,安迷修深深地感觉到了资本主义的奢华。

    真是奢侈浪费!!

    他如此评价。

2. 
    第二天,当所有前来竞选的骑士们都站在了大殿内,安迷修发觉了自己是多么不显眼,甚至有些寒酸。

    其他的骑士们都身着着精良的铠甲,背上背着看上去有几分价格的宝剑,而他们的年龄看上去都在安迷修之上。

    而安迷修,身穿一件特意理过的白衬衫——平日里因忙碌会有些皱褶,他还特意花了10星币的高价去熨了衣服,下身就是普通的一条黑色裤子。背上背着一把他在集市上讨价还价用8星币买的铁剑。

    不论是论装备,还是经验,安迷修都输得彻彻底底——唯独脸应该是最好看的。

    看来这次没什么希望了。

    原本十分紧张的快跳出来的心脏一瞬间安静了下来,安迷修叹了口气,整个人都有些焉了,头上的呆毛无力地垂下来。

    一群人——前来候选站在大殿中央红毯两侧的骑士们,皇座上的王,坐在大殿两侧的贵族们,等了好久好久,盯着大殿入口处翘首以盼,可迟迟不见人影。

    “怎么回事?雷狮呢?快去叫他。”王皱了皱眉,挥手示意周围的侍卫。侍卫唯唯诺诺地应了一声是,从大殿后门跑了出去。

    于是大殿内的贵族们开始低声讨论了起来,但骑士们仍是站的笔直——-为了给皇族和贵族的人们留个好印象。

    “三皇子殿下果然像传闻里那么我行我素,被陛下都宠坏了。”“是啊是啊。”“还有你看,那帮骑士里有个特别寒酸的,就那个白衬衫的,我快怀疑是不是陛下找不到足够的骑士而来凑数的了。”……

    身后的低声议论传入了安迷修的耳中,身侧其他的骑士们也以不屑的目光,神情优越地看着他。

    安迷修没有理会这些人,只是按按为这些人可怜,被资产阶级思想所固定。

    不过,这雷王星三皇子还真是任性,这么多人等着他,居然不来,如果我成为他的骑士,一定要好好管他!不过是不可能的。

    安迷修在心里的苦笑。

    殿内忽然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齐齐转向了入口处。

   安迷修急忙收回自己的思绪,也将目光挪了过去。

    雷狮站在那里。身上的礼服通体黑色,打着一个  复杂华丽而不让人觉得多余的领结,西裤将其腿衬得更加笔直修长。

    明明只是一件极其款式普通只是做工比较精细的礼服,穿在一个12岁的男生身上,竟一点违和感都没有。

    整套衣服硬生生被雷狮的气质托了起来。

    而他嘴角则带着一丝桀骜的笑容,紫罗兰色的眸子如紫钻闪着光芒,整张脸宛如是被上帝临幸的宠儿,俊美的有些过分。

    全场的人都紧紧盯着雷狮,不是目光不想说话移开,而是目光无法挪开。

    雷狮天生就像是一件完美的艺术品,耀眼,散发着光芒,夺人眼球。

    连一直认为自己长得还算帅气的安迷修,都在心中暗暗惊叹这位三皇子的模样。

    雷狮完全无视周围贵族小姐们投来的爱慕的目光,抬脚径直走向王座的方向——周围站成两列的骑士们他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

    安迷修眼看着雷狮马上就要走到自己面前这里了,心里笃定了对方肯定会将自己当作空气 心里更加放松。

    说实话,他也并不是这么希望当这样一位皇子的骑士,太无礼,任性,狂妄了。

    可是雷狮刚从安迷修面前跨出一步,出乎所有人意料,竟缓缓地转过身来,目光死死锁在他身上。

    碧绿色的眸子和深紫色的眸子对上。

    对方眼神中的危险,嚣张,一览无余,毫无遮//拦,甚至似乎还有像是野兽对着猎物的那种新鲜感。

    安迷修心中警铃大作,但下意识就眯了眯眼,以一个同样危险的眼神回了过去。
    他也不知道他的眼神是怎么样的……估摸就是将自己对对方的厌恶直接写在眼神中了吧。

    对方眼神中的新鲜感更浓了,但只是低笑了一下,随后转回身,继续向前走。

    ……谁能告诉他他怎么招惹他了。
    安迷修一头雾水一脸茫然地站在原地,思考人生。


    “好了,各位优秀的骑士先生们,请一一上来做自我介绍吧。雷狮殿下,待他们自我介绍完了,您便可以挑选属于您的骑士了。”在一番长篇大论的仪式过后,司仪面带标准的微笑说道。

    大殿内响起了掌声,掌声一停,排在第一位的骑士跃跃欲试地想要走上去,到雷狮面前显示一下自己,司仪冲他点点头,将话筒递到嘴边欲继续说下去

    “不必了。”雷狮打断了他们的动作,神情慵懒地从一旁的座位中站起身,优雅地拍了拍礼服,脸上带着戏谑的笑容,

   
    “我直接选就好了,一个个自我介绍多浪费时间。”
    “就那个穿白衬衫的那个了。”





--------
    忘爱症侯群(有私设改动):当患者意识到自己对所爱之人的感情时,便会昏迷过去,醒来后忘记一切关于所爱之人的信息,但其他的记忆不会有任何影响。不论对同一个人几次产生感情,每次的结局只会是失去那些记忆。治疗病症的办法,是所爱之人的死亡。

     ww第一次在lof上写文,多多关照
     文笔拙劣,请多包涵quq

    我是想定期连载的,但是无奈初三学业繁忙,估计更新速度是个迷emmmm